于右任 ー 字畫買賣界的長青樹

在兩岸三地,若要問起誰的作品是書畫買賣或是拍賣最具指標性的人物?于右任的作品一定是榜上有名。以本公司成立27年以來,在台北及全台灣各地服務所有收藏者的經驗來說,「右老」的字,無論所寫是巨幅對聯、大中堂,還是信筆酬作的筆墨,一定是龍飛鳳舞,無一不是品質保證,無論是在書畫買賣書畫拍賣的市場上,也都具有超高人氣。

于右任年輕的時候長時間浸淫於北碑之美,有許多「碑派」作品,他當時的書法與前代碑派書家不同之處,在於他以個人的獨創形式,建構了非碑非帖又亦碑亦帖的獨特美學。有人曾經評論道,「于右任是有清以來,碑帖融合最為成功的典範,譽其為一代書風的開拓者,當之無愧。」。晚年之後,他則從容悠游於「草書」世界,並且制定了「標準草書」的寫法,影響了一代的書風。

制定「標準草書」 譽滿海外

對於于右任的評價,已故文學大師林語堂曾經這麼說道:「當代書法家,當推監察院長於右任的人品、書品為最好模範,于院長能夠獲得今日的地位,也半賴於其書法的成名」,說明右老的書法和其人格與精神相輔相成,彼此成就;而著名書法家王澄先,在親眼見到于右任晚年的書法時,不禁讚嘆地說:「此時之作品,精氣內藏,已臻化境,碑帖之融合達到了高度的完美」,允為公評。

出版《標準草書》,為古今草書寫法定音之後,于右任仍書寫不倦,他曾寫作多幅〈草書千字文〉餽贈友朋,對於來求字者,不論老幼皆來者不拒,始終是藝壇佳話。現今,在書畫或是字書的收藏與拍賣市場上,于右任的書法,總是能夠有很好的表現。任何一場拍賣會,只要其中收納了「右老」的作品,一般都會被視為難得一見的珍品,不但增加了拍賣的可看度,也將吸引各方收藏者的熱烈競逐。

于右任書書於拍賣會中魅力無限

根據相關統計資料,于右任的書法作品,自2006年至2015年十年間,總共共上拍近1萬6千件,成交率皆非常高。在2010年中國嘉德春拍的「一代書聖于右任」專場中,成交率甚至達到讓人訝異的100%。本公司合作伙伴「上海馳翰」拍賣公司在2010年的拍賣會中,僅僅一幅于右任的巨型對聯作品,就拍賣出近2000萬台幣的價格,由此可知右老作品的魅力與潛力。

于右任一生並未以畫作聞名,而是堅守著他的筆墨之美,這也誠如春秋時期的道家《道德經》中所說:「知白守黑,為天下式。」他用書法,為後世奠定了章法、格式與永垂不朽的典範。我們也可以對右老的書法,給予如下的評價:

宣紙是有限的,筆墨亦有限

發揮空白的作用,就是最佳途徑

以有限的筆墨填補空白

也藏進了無限的意境

黑與白 在右老的揮灑中

無不淋漓酣暢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