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宮盛宴:千古書畫遺珠 四十擺在眼前

歷史上,朝代幾度更迭,在倥傯的歲月中,總是兵燹不斷,令人喟嘆。烽火中,文明的一切常毀之殆盡,圖書、字畫及眾多藝術名作一再遭厄,令人不勝唏噓。如今的世界,車轔轔,馬蕭蕭的情景不復存在,兵荒馬亂的硝煙亦已遠去,卻有看不見的病毒擾亂生活。將近兩年的時光中,新冠肺炎在全世界肆虐,雖然已有為數不少的疫苗問世,可這病毒卻一再變異,從Alpha、Beta到Delta,仍在為禍世界。只期望這採取希臘字母命名的病毒變異株,不要再有增加的機會。

阿部房次郎的收藏 彌補了書畫之厄
阿部房次郎的收藏 彌補了書畫之厄

身處病毒陰影下,生活還有值得期待的美麗嗎?有的。今年夏天,臺北故宮博物院開啟了史上最大規模的一次借展活動──舉世聞名的日本「大阪美術館」阿部房次郎「爽籟館」收藏,首次來到臺灣展出(展期至2021年9月21日),這是大阪美術館首次的大量借展,四十件「千古絕作」一次展出,可謂壯觀浩瀚。以往書畫愛好者必須千里迢迢遠赴日本大阪看展,而今只需驅車外雙溪,就可與不斷遭劫卻仍倖存的名作相見,真是讓人感到雀躍。

阿部房次郎及其收藏 文明的保存者

談起此次展覽的來歷,三言兩語實難道盡。一直以來收藏在日本大阪市立美術館的「阿部藏品」,主要是由阿部房次郎畢生所收藏的160件書畫作品組成。阿部房次郎出生於慶應四年(1868),28歲時以養子名義與近江商業鉅子阿部市太郎的長女結婚,改姓阿部,並開始參與阿部家的各項事業,事業大獲成功後,將繼承自養父的「金巾製織株式會社」與「大阪紡績株式會社」合併,組成東洋紡績株式會社,並在大正15年就任社長一職,其後亦歷任關西財經界要職。

阿部房次郎在工作之餘,努力收藏文物,當時他為了拓展公司產品通路,經常走訪朝鮮和中國各地,因而接觸到中國繪畫,自此他開始關注中國的書畫和玉器銅器類等藝術品。阿部房次郎過世後,繼承遺志的長子阿部孝次郎在昭和18年(1943)將所有藏品捐贈大阪市立美術館,成為大阪市立美術館的館藏的核心。 

大阪市立美術館 藏有為數眾多的中國傳統書畫
大阪市立美術館 藏有為數眾多的中國傳統書畫

「爽籟館」所藏宋元書畫 皆為經典之作

阿部房次郎絕大多數的收藏品,都是在內藤湖南、長尾雨山等人的建議之下,透過博文堂的原田悟朗所購入的。由於許多作品上都有長尾雨山的題跋,時間上大致可以回溯至1913年,因此專家認定,阿部房次郎實際從事中國書畫收藏的時間,大約是在辛亥革命前後。

列舉阿部房次郎的收藏,可知他曾納入「完顏景賢」與「清宮舊藏」。內藤湖南在《爽籟館欣賞》序言曾說:「大正丁巳(1917)冬,余游燕。是歲直隸大水,黃河以北連數十州縣,居民蕩然,幾絕煙火。燕之搢紳為開書畫展覽會者七日,以其售入場票所臝,助賑災民,各傾篋衍,出示珍奇。蓋收儲之家廿有九氏,法書寶繪四百餘件,洵為藝林鉅觀,先是所未有也。余因獲飽觀名迹,而尤服完顏樸孫都護之富精品。今十餘年耳,樸孫所藏北宋以前之迹,流入我邦者三分之二,而其入我邦之半,則又阿部君爽籟館矣……」。

其中的作品,包括:傳張僧繇《五星二十八宿神形圖》、傳王維《伏生授經圖》、傳李成.王曉《讀碑窠石圖》、燕文貴《江山樓觀圖》、宮素然《明妃出塞圖》、

龔開《駿骨圖》等,皆為一時之選。 

傳 王維伏生授經圖 畫上鈐有宋徽宗及宋高宗內府印
傳 王維伏生授經圖 畫上鈐有宋徽宗及宋高宗內府印
傳 李成、王曉讀碑窠石圖 描繪名碑故事
傳 李成、王曉讀碑窠石圖 描繪名碑故事

燕文貴《江山樓觀圖》 波瀾壯闊

可喜的是,上述經典作品,大多都在此次展覽的清單中。其中,人類社會現存最久的「紙質」書畫、宋代燕文貴《江山樓觀圖》,描繪橫向水平展開的廣袤山水,從卷首處可遠遠眺望的江水,一直到卷尾仰之彌高的山體,真切表現了在風雨中雲煙、樹木及水流逐漸激烈的場景,畫中多處還繪出人們的生活情景。燕文貴為宋朝宮廷畫家,畫風融合了李成、范寬等人的北方樣式,及以董源為代表的南方樣式,並以細緻的筆觸,描繪人物和樹石,被稱之為「燕家景致」。

燕文貴的江山樓觀圖 是現存最久的紙畫
燕文貴的江山樓觀圖 是現存最久的紙畫

而龔開《駿骨圖》為元代龔開所繪,他在宋朝為官,入元後不仕,只能賣畫度日。圖中描繪消瘦衰弱之馬,鬃毛隨強風吹拂飄動,身姿既可憐卻又帶有威嚴感。龔開在畫上的題款中寫道:前朝駿馬,雖骨瘦如柴,無人憐惜,但相較一般凡馬,千里馬擁有多達15根肋骨,且骨骼顯露於外,更突顯出與凡馬之不同。 

元代龔開的駿骨圖 寄託自身境遇於畫中
元代龔開的駿骨圖 寄託自身境遇於畫中

石渠寶笈著錄作品 彰顯清宮帝王品味

阿部收藏中的許多作品,除了有乾隆皇帝及其它清代帝王的題跋,還鈐有收藏璽印。除了上述〈駿骨圖〉收錄在《石渠寶笈續編》淳化軒目錄,其他著錄於《石渠寶笈》的作品,尚有傳易元吉《聚猿圖》、佚名《散牧圖》、鄭思肖《蘭圖》、王淵《竹雀圖》、唐寅《一枝春圖》、蔣廷錫《藤花山雀圖》、金廷標〈春元瑞兆圖〉等8件作品。 

此外,收藏中也有一些來歷特殊的作品,如蘇軾《行書李太白詩》。此件作品據說原為東京銀座的中國餐館經營者林文昭所有。這件作品以行書抄寫兩首五言古詩,款識「元祐八年七月十日、丹元復傳此二詩」,雖然未署名,但由書風判斷,應該是蘇軾58歲所書。此作乃蘇軾學顏真卿及楊凝式等人的書風,自成一家的作品,以獨特的右肩斜聳筆勢書寫,用筆極具變化,不拘於瑣碎技法、滿溢躍動感。

蘇軾行書李太白詩 可謂千古極佳書蹟
蘇軾行書李太白詩 可謂千古極佳書蹟
宋 米友仁 遠岫晴雲圖 書畫俱佳
宋 米友仁 遠岫晴雲圖 書畫俱佳

書畫世界有一句重要的名言「紙傳千年」,說明紙張的保存若是得宜,最長可以流傳千年。儘管如此,在現實世界中,我們如何能經常見到「千年之紙」呢?此次故宮借展的「遺珠」,幾乎都是這樣的作品啊。四十擺在眼前,可謂壯觀。每一件作品,都述說著歷史的滄桑,山河也許早已破碎如風如絮,但筆墨卻早已滲入時光的肌理,永不磨滅。

相關文章

加入LINE好友

你有字畫要估價嗎?請直接與我們聯繫,最專業、有經驗的資深專家在線上為您服務。
崇雅堂聯繫方式

崇雅堂

崇雅堂專注於字畫收購丶字畫買賣、書畫買賣丶名家手稿、舊書碑帖等面向,自1992年在台北成立至今,不斷累積經驗與專業,致力成為業界人士心中首選的金字招牌。

歡迎與我們聯繫,崇雅堂必定竭誠為您服務。
連絡我們
網站地圖 
  |  Copyright © 2021 |
Designed by Jclassroom
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-blank rss-blank linkedin-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