鐵保—臨蘇黃米蔡帖—拍賣會難得一見的經典之作

清代鐵保〈臨蘇黃米蔡〉手卷於2019年12月在上海馳翰的書畫拍賣會中,以含佣價近20萬人民幣落槌拍出,受到眾所矚目。這卷原先曾在1993年紐約佳士得公司拍賣的收藏品,書風洗練如行雲流水,鐵保所臨的宋四家,也是我們耳熟能詳的。

鐵保,觀其名姓,一般人應會料想,這一定是個鐵錚錚的漢子。

的確,從清宮流傳的鐵保唯一圖像來看,此人雖然手中持卷,可真有武將氣魄,更有那麼一些知否知否劇中顧廷燁的神態。若以世人現今的眼光來看,鐵保的樣貌應該也可以歸類為肌肉型男之屬。但他生在將門世家,卻與眾不同,平素就喜歡舞文弄墨,在書畫的世界徜徉。

悠遊文學與書畫 詞翰並美

鐵保字冶亭,棟鄂氏,是滿洲正黃旗人。乾隆37年,他進士中第,開始了不甚如意的仕途。為官之路曲曲折折,最遠曾被流放新疆,百轉千迴之後,他最愛的還是馳騁翰墨,有人稱他「優於文學、長於書法、詞翰並美」,也許,在悠遊藝海之際,才是最符合心之所向的境界吧。

寫得一手好字,鐵保是滿人中書法之最,也被譽為與劉墉、翁方綱鼎足而三的書家,一生勤奮寫字,為世人留下許多膾炙人口的法帖。觀察鐵保的多帖書跡,多有「雨後」而作之記,大概是反正天雨地滑,世道人心又很險惡,還是乖乖在家寫字比較心安理得。

一般而言,書法境界之追尋,先要能以古人為師,才能超越。鐵保的四家書帖收藏了16年,逐一取出後,他依照前人筆意努力臨摹,於是成就了這一篇佳作。鐵保身為《八旗通志》總裁,又編著了《欽定熙朝雅頌集》,手中的資源堪稱豐富,對照鐵保書法與宋四大家流傳法帖,字字句句直追古意,不免又讓人揣想,清高宗乾隆皇帝擁卷無數,如何撿擇歷代名作,鐵保當時想必也曾有所用心。

鐵保首先寫下了東坡的〈南華寺〉

雲何見祖師,要識本來面。亭亭塔中人,問我何所見。可憐明上座,萬法了一電。飲水既自知,指月無復眩。我本修行人,三世積精煉。中間一念失,受此百年譴。摳衣禮真相,感動淚雨霰。借師錫端泉,洗我綺語硯。(蘇軾.南華寺)

一生宦途漂泊,東坡居士也是命運坎坷之人。某次他再被貶官,來到南華寺,看到六祖慧能法師真身,想起自己的起伏,不禁淚如雨下,想請祖師給個指點。鐵保大概也心有戚戚。仗義執言的個性往往遭忌,鐵保此時同理了東坡的心意,兩人進入廟中的意境相同。

鐵保喜歡在雨後帖,可見他對於雨的意象相當熟悉。而蘇軾在名作〈寒食帖〉裡其實也寫著,「春江欲入戶,雨勢來不已」的恐怖驚懼,為我們首次刻畫描寫了古代的天氣。而書聖王羲之也是喜歡在大雨後寫字的,他的〈雨後帖〉受到推崇。

大概是真心覺得東坡與自己的心有靈犀,鐵保寫完南華寺,再寫了一首妙高台。述說自己與他相仿的身世。

聽雨、寫雨,古人對於雨的想像,應該是複雜的。杜甫的「好雨知時節,當春乃發生。隨風潛入夜,潤物細無聲。」描寫雨是一種解人的精靈,在最適合的時候隨風而來,默默滋潤萬物,賦予大地生生不息的元素。

蔣捷則與蘇軾和鐵保同為知音。歷經人生的跌宕,看盡紅塵萬事的滄桑,人變得敏感而細膩了。對於雨的看法,也寓滿了禪意。且看〈虞美人〉「少年聽雨歌樓上,紅燭昏羅帳。壯年聽雨客舟中,江闊雲低,斷雁叫西風。而今聽雨僧廬下,鬢已星星也。悲歡離合總無情,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」的意境,多麼深切。

不同的時間、同樣的雨,無情的雨、多情的雨、滋潤的雨、狂暴的雨、殘酷的雨,雨及其隱藏的巨大力量內涵,可以排山倒樹,也能福澤眾生。雖然我們見不到鐵保當時經歷了什麼樣的雨,我們卻可以知道,他振筆疾書,胸懷的,就是千古最深刻的人文底蘊。

臨完東坡之後,鐵保筆鋒驟變,開始臨摹黃庭堅的作品「九陌黃塵」。黃庭堅的書法特色,蘇東坡稱之為「樹梢掛蛇」,傳世的「松風閣詩帖」、「範傍傳」、「諸上座帖」、「李白憶舊游詩帖」都有這樣的規律,鐵保一氣呵成的完成了臨寫,也讓我們見到了融大家於一卷的可能。

九陌黃塵烏帽底,五湖春水白鷗前。扁舟不為鱸魚去,收取聲名四十年。甓社湖中有明月,淮南草木借光輝。故應剖蚌登王室,不若行沙弄夕霏。右奉呈外舅孫莘老;小黠大痴螳捕蟬,有餘不足夔憐蚿。退食歸來北窗夢,一江春月趁魚舷。桃李無言一弄風,黃麗唯見綠怱怱。人言九事八為律,儻有江船吾欲東。右歸自門下後省臥酺池寺書堂。(黃庭堅.九陌黃塵)

米芾的風檣陣馬,沈著痛快,蔡襄的滌蕩不凡,都盡顯於鐵保的筆意之中。王鐸曾說,「書不師古,便落野俗一路,如作詩文,有法而後合。所謂不以六律,不能正五音也,如琴棋之有譜。然觀詩之風雅頌,文之夏商周秦漢,亦可知矣。故善師者不離古、不泥古。必置古不言者,不過文其不學爾。」臨古深者,最終能集眾家之大成,轉益多師而自有開創。

對於一位用功甚深的書寫者,我們想要致上誠摰的敬意。鐵保就是一位值得關注與學習的作者。所以我們要鄭重推薦,在字畫的世界裡,鐵保這一位孜孜不倦的書寫者,值得我們致上由衷的敬意。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