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畫世界──于右任、張大千、溥心畬、黃君璧–渡海以傳藝,留芳於斯土.書畫拍賣會屢創新高

若是談起目前國內書畫買賣字畫收購,最炙手可熱的作者,非于右任張大千溥心畬黃君璧四位大師莫屬了,他們的作品在各種書畫拍賣會上總是屢創新高,熱度有增無減,透過對於他們渡海來台故事的瞭解,我們將可一窺大師的創作心語。

書畫大師渡海來台

1949年,隨著國民政府遷至台灣,一批原先在文學界、教育界和藝術界卓然有成的學者、藝術家紛紛順應時局,渡海赴台。例如,如今在書畫界與字畫拍賣領域大家都耳熟能詳的黃君璧、溥心畬、于右任、葉公超、傅狷夫,以及輾轉赴台的張大千等近現代書畫大家,皆雲集至此,給當時的台灣藝壇帶來一縷清風。

這些遠渡而來的藝術家,雖然因為政治局勢的改變,被迫背井離鄉,卻仍然積極地在新環境中,堅持翰墨與彩筆,努力創作出不凡的作品。從他們的傑出作品中,我們可以發現,以台灣這座島嶼的自然風貌、人文風土為題材的鉅作層出不窮,當然了,他們也依然流露出思鄉之情愁,引領台灣社會的藝術風騷,意義深遠。

于右任—書畫拍賣 大師中的大師

「渡海」諸家之中,以于右任最為年長,他同時也算是最早來台的一位政治人物。作為國民黨極具分量的元老,于右任先生曾經長期擔任國民政府監察院院長。他以一手精妙絕倫的書法聞名於世,尤其擅長書寫草書,在開創了「標準草書」並出版之後,終於被大眾譽為「當代草聖」、「近代書聖」。

于右任先生被尊稱為「右老」,他的草書筆畫其實非常簡單,而且形態優美,多為不相連屬的今草筆法,卻常見以章草的入筆。「筆筆中鋒,精氣內蓄,墨酣力足,飽滿渾厚」。在我們的官網介紹的專題中,曾敘述右老的作品其實早已是海內外收藏者關注與矚目的,在現今的資訊時代裡,若我們在網路上鍵入關鍵詞「字畫收購」、「字畫拍賣」、「書畫買賣」、「書畫拍賣」等字眼,他的作品一定都是名列前茅,在價格上也有穩定的行情。

溥心畬—無師自通的書畫天才

與右老同一時期來台的,還有出身本為滿清皇族的末代王孫溥儒。有學者發現,其實溥心畬的畫風並無師承,全由體悟古人經典及書香釋文涵養而成,而且因為他本身出身皇室,幼時就有機會在恭親王府,直接臨摹清宮大內收藏的歷代名畫真跡。他在鈐印時,總是自稱「舊王孫」,似乎頗有自嘲的意味。在傳世的眾多花卉翎毛作品中,總是表現得濃而不艷,淡而不薄,典雅而富有靈氣。溥心畬所繪的人物形象,刻畫也是非常生動,這都來自於他的聰慧,及對周遭環境的細緻觀察。近年來溥心畬的書畫作品,在拍賣時迭創高峰,而且他書畫皆精,是收藏者極為熱愛的書畫作者。

黃君璧—國師君翁 桃李遍地

在「渡海」的多位知名書畫家之中,對台灣國畫藝壇影響最大的,應該首推黃君璧。黃君璧字君翁,在1949年來台之後,旋即擔任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教授兼系主任,投身美術教育長達二十年以上,作育英才無數,也為台灣美術史樹立了新的里程碑。他晚年造訪世界三大瀑布後,對書畫的境界有了更深的領悟,在多幅以瀑布為主軸的創作中,黃君璧的作品極具辨識度,任何有識者幾乎都能一眼看出,以瀑布為主要創作風格的作者,無人能出其右。

黃君璧長期在大學美術系任教,可說深深影響了戰後台灣水墨發展的道路,他也曾經被蔣宋美齡夫人延聘為教席,是第一位被譽為「國師」稱號的重要畫家。

張大千—三千年來一大千

提起張大千,在兩岸的書畫藝術界可說無人不知無人不曉,在書畫拍賣的領域裡,任何一家拍賣公司,只要在拍賣會上徵集到張大千的作品,必然會以極高的價格拍出。張大千作品的收藏性與價值,由此可見一斑。

張大千的出家經驗、敦煌臨摹壁畫、赴巴西八德園、東南亞、印度以及返台的諸多經歷,造就了他被舉世譽為「全能型畫家」的殊榮,有人曾經評論說,在當時的繪畫界,西方是以畢卡索為尊,東方則非張大千莫屬,足證此言不虛。

善臨摹、工人物山水花鳥,在晚年因眼疾而作畫不易之時,更柳暗花明地開創了「潑墨」畫法,不但震驚、轟動了世界,也為自己的藝術地位,再臻顛峰。張大千辭世前,仍奮力創作潑墨作品「廬山圖」,留給世人對於自然的賞心悅目之美,最深刻、感動的心靈圖像。

簡短介紹完幾位藝術大師後,我們不禁緬懷、感佩於他們為書畫全心奉獻、投入的情操。今天,台灣的藝術史學者都一致認為,正是渡海來台的諸位大師們,為台灣傳統書畫的發展奠定下重要的基礎,才能共同造就了台灣在文化、教育等人文方面的蓬勃發展。于右任、溥心畬、黃君璧及張大千四位大師皆是水墨書法之翹楚,加上當時受到官方的支持及重視,因而能讓台灣藝壇重新吸收了深厚的養分,也滋養了一代又一代的年輕畫家。

相關文章